雅文文學

首頁|書庫排行
/ 繁體版
當前位置:雅文文學 » 克斯瑪帝國 » 第一一零五章 從零開始
溫馨提醒:“雅文文學”無彈窗廣告,建議您收藏,以便能夠輕松訪問!

第一一零五章 從零開始

作者:三腳架
  本哈因,一個很普通的名字,但是這個名字的背后站著一個并不普通的人,鮑沃斯。

  本哈因是鮑沃斯前妻弟弟的孩子,他的前妻死于疾病,然后才有了第二次婚姻。

  第二次婚姻并沒有影響到鮑沃斯和前妻家庭成員之間的關系,相反的是反而聯系的更加緊密,這一切都是因為鮑沃斯現在的妻子娘家雖然比第一個妻子要有權有勢一些,但能用的人不多。

  這又回到了之前都佛所遇到的情況,只有痛苦才能夠讓人鼓起勇氣尋找解脫的辦法,富足的享受會消磨人們的意志。

  一直以來鮑沃斯對無法挽救前妻的性命懷有巨大的愧疚,所以對前妻的家人也非常的好,算是一種良心上的補償。

  他前妻的家人一直在暗地中為鮑沃斯做事情,而且其中有一些人已經進入了鮑沃斯集團的核心,本哈因就是其中之一。

  因為鮑沃斯前妻已經死亡的緣故,這些人和鮑沃斯的關系大多不為外人所知,屬于那種不會被人特別留意的人,也符合鮑沃斯使用他們的原則盡量的隱藏自己。

  當然,這種秘密只是對大多數社會上層人士來說,瞞不住和鮑沃斯差不多階層的人,知道這件事的人整個帝國也有差不多也又一些,馬格斯就是其中之一。

  馬格斯要扶持鮑沃斯上臺消減新黨內部平民派的怨氣,分化平民派,自然也知道鮑沃斯和杜林之間的一些不合,他早就把這些事情告訴了杜林。

  況且就算馬格斯不說,在帝國中部頗有一點名氣的本哈因也一直以掮客的形象行走在商界和政壇的邊緣,只是不那么有名。

  在凱樂飯店杜林就碰到過本哈因一次,只是兩人當時并沒有什么聯系交情,沒有打過招呼。

  兩名來自帝都調查總局的高級探員和本哈因聯系在一起,站在這些人的背后的幕后指使者不用猜都知道是鮑沃斯。

  加上之前杜林和鮑沃斯之間發生的一點分歧沖突,杜林有足夠的理由相信,鮑沃斯正在調動手中的資源調查自己,這讓杜林有些憤慨,他不喜歡那些不守規矩的人。

  按照帝國憲章的規定,就算是內閣內有人點頭同意要調查他,也必須經過彈劾程序讓他丟掉州長的職務之后,才有資格對他進行立案調查。

  這些探員在他任職期間就開始調查都佛,顯然是違背了憲章的規定。

  鮑沃斯一定是被他氣壞了,才會想到用這樣離譜的一招,盡管鮑沃斯也做足了自保的手段必要的時候掐斷本哈因這條線,就足夠從這件事里面脫身。

  而且內閣也不會太過于大張旗鼓的進行調查和窮追不舍,因為這里面還涉及到了其他的問題,比如說濫用職權和瀆職,關鍵時刻和這件事有聯系的還是帝國比較重要的機構,警務調查總局。

  一旦查下去,很有可能會捅出一個窟窿,任何政權在執政前期,最大的希望就是有一個平穩的權力過渡期,讓新上臺的執政內閣牢牢掌握住帝國內部的權力,然后才會開始著手進行政治斗爭。

  這個時候,內閣絕對不會同意追查下去,那么追著這根線不放手顯然是不合適的。

  政治的本質會讓本哈因成為一次小小的犧牲品,但是最多也只是將他關押起來,通過賄賂調查局高層讓他們違反規則對在職政府官員進行調查,還談不上重罪。

  如果有足夠好的律師為本哈因辯護,他可能只要半年時間就能夠從監獄里出來。

  掛了電話之后杜林立刻就給馬格斯去了一通電話,在退休后已經很少有機會半夜吵醒的馬格斯還有些懷念以往經常這樣的生活,他坐在書房里接通了杜林的電話,從他的聲音杜林聽得出他現在心情不錯,身體情況也應該很好。

  “這是我退休后半年內第二次在深夜通話,你很走運,小子。”,老人說著說著就笑了起來,“突然間可以一覺睡到天亮還有些不太習慣,這么晚給我打電話有什么事嗎?”

  說晚其實一點也不晚,才十點鐘不到,不過大多像是馬格斯這樣的老人,特別是擁有貴族身份的老人,早就習慣八點半之前開始休息,通過減緩新陳代謝的方式來延緩自己的生命。

  權力,財富,再寶貴也不如自己的小命寶貴,這幾乎是所有權貴者的共識。

  杜林整理了一下思路,輕聲說道,“鮑沃斯動用了調查總局的人在背后調查我,您覺得我應該怎么處理?”

  聽到杜林話的那一刻馬格斯都愣了一下,他完全想象不到鮑沃斯居然會讓人調查杜林,可轉念一想,兩人在他的操控下接觸的一開始就矛盾重重,這段時間他也聽說了鮑沃斯為商會奔前跑后的被杜林堵回來的事情,那個老東西其實很多時候工作做的都非常好,唯一的缺陷就是容易陷入暴怒狀態。

  一旦陷入暴怒狀態中他經常會不用腦子辦事,同時他長期身兼新黨的黨鞭,即使他在暴怒狀態下做了一些蠢事,他也不會去承認,更別說為此認錯了。

  他的工作也是導致他性情變化的主要誘因,可他居然能夠蠢成這個樣子,是該說杜林真的把他氣瘋了,才做出這樣愚蠢的決定,還是該說他本來就這么蠢?

  思考了片刻之后,馬格斯突然間啞然失笑,“我都已經退休了,你打這個電話給我又能有什么用呢?我現在說的話,未必比你說的話更好使……”

  他笑著笑著嘆了一口氣,“好了,我該回去睡覺了,沒事別來煩我。”

  馬格斯雖然什么都沒有說,不過杜林已經心知肚明該怎么做了,他打這通電話的目的并不是想從馬格斯這里尋求什么幫助,在杜林心里鮑沃斯并不是什么大麻煩,相反的是這通電話其實是杜林為了鮑沃斯給馬格斯打的。

  馬格斯后來也是想明白了,表明了自己的態度,杜林掛了電話之后想了想,拿起電話打給了薩維,“麻煩你去一趟帝都,幫我帶一個人回來。”

  既然事情是從本哈因那邊發生,自然也要從那邊結束才對。

  現在并不是和鮑沃斯正面斗爭的好時候,一來舊黨剛剛上臺執政,新黨就爆出了內斗,這會讓人們對新黨失望,有可能會暴出更多的丑聞,而且杜林現在的身份有點敏感。

  其次,就算他想要發動政治斗爭去斗一斗鮑沃斯,手中也缺少充足的實力和底蘊,語氣露怯不如藏拙,先放一放,等一等。

  但是像本哈因這樣與政治無關的小角色,可以著手逐步清理掉了。

上一章返回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目錄,按 ←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
推薦閱讀
信誉菠菜网站排名 正蓝旗| 河津市| 滕州市| 大厂| 河间市| 天台县| 磐石市| 丹凤县| 广宁县| 大悟县| 南部县| 福清市| 丰台区| 紫阳县| 平度市| 循化| 敦煌市| 泰安市| 麟游县| 大渡口区| 上栗县| 建宁县| 库尔勒市| 金寨县| 四平市| 永修县| 上犹县| 吉木萨尔县| 怀柔区| 宜川县| 仁化县| 遵义县| 福建省| 南平市| 西充县| 永济市| 东明县| 孟连| 扶绥县| 平凉市| 龙江县| 汉沽区| 冀州市| 海盐县| 卓尼县| 从化市| 治县。| 六安市| 滦平县| 新营市| 叙永县| 方城县| 彩票| 老河口市| 梧州市| 茶陵县| 柞水县| 姜堰市| 绥滨县| 浏阳市| 晋州市| 绥芬河市| 武汉市| 梅州市| 山东| 广平县| 永福县| 满城县| 姜堰市| 杭锦后旗| 营山县| 鄂托克前旗| 毕节市| 天津市| 霸州市| 平凉市| 德格县| 台北县| 余姚市| 康保县| 沅江市| 平泉县| 清镇市| 连平县| 察雅县| 浦江县| 平舆县| 时尚| 德令哈市| 博兴县| 荆门市| 蛟河市| 闽侯县| 象山县| 江陵县| 大石桥市| 尼木县| 牡丹江市| 大足县| 安达市| 潞城市| 湖州市| 日照市| 大同市| 红桥区| 珠海市| 镇平县| 鄂州市| 麟游县| 承德县| 常山县| 鲁山县| 南通市| 乳山市| 宝坻区| 宣化县| 木兰县| 旌德县| 太康县| 龙州县| 昌宁县| 清水县| 屏东市| 阳原县| 祁连县| 镇安县| 右玉县| 静安区| 紫阳县| 北票市| 枣强县| 福泉市| 江阴市| 巴南区| 波密县| 金山区| 莎车县|